專家:醫藥政策的制定不能唯價格論
2018-06-25T15:21:45

核心提示:中國與發達國家的不同在于中國必須要研討13億人在吃藥背后所引發的政策環境問題,所以除了要研究基本藥物政策,還要研究相關政策,比如新藥創制政策、醫藥產業政策,特別是醫藥產業政策。一般來講產業政策都是代表一個福祉政策,但是如果沒有明晰的產業政策,藥物政策很難實施,這是一個整體的框架。

2009年1月17日,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第六屆會員大會暨“中國醫藥30年風云會”頒獎典禮在京召開。

在此次大會的圓桌論壇上,與會的行業專家和代表就產業發展所面臨的焦點問題進行了廣泛、深入的探討,認為雖然中國醫藥產業面臨新醫改和金融危機兩大不確定因素的影響,但是新的一年是充滿希望的一年,產業將保持較高速度的增長。

在看好行業未來的同時,專家和代表對當前宏觀大環境下藥品安全、國家藥物政策等,也提出了各自的擔憂和建議。

產業走高:預計醫藥產值今年破萬億

我國每年有8000萬人需要住院治療疾病,有22億人次進醫院門診治療,有13億人口處于亞健康狀態,因而需要一個宏大的健康產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桑國衛對于我中醫藥產業的發展前景充滿信心。據桑國衛介紹,全球生物產業正以每五年翻兩番的速度發展,醫藥衛生相關產業的產值占GDP的比重,美國2003年就達到了15%,法國占GDP的11%,我國目前只有4.7%,由此可見,我國生物醫藥產業的發展潛力很大。初步估算到2020年我國醫藥衛生相關產業的產值將達到4萬億左右,加上相關生物產業產值將達到6萬億元左右。

桑國衛指出,生物醫藥產業不僅是戰略產業,而且將是未來的支柱產業,將來會占到我國GDP的10%或者以上。

秦脈醫藥公司總裁王波預測未來醫藥產業的發展還會保持20%以上的速度。在2006年中國醫藥產業發展處于最低谷時,王波曾預測到2010年中國醫藥產值仍舊會突破1萬億。雖然2008年最后的統計數字還沒有出來,但是估算能達到8300億,增長速度達到25%。因此,從今天的發展形勢看來,王波認為有可能在2009年就實現1萬億這個指標。

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會長于明德對醫改充滿信心,認為醫改得到黨和國家最高領導的高度重視;在我國歷史上第一次在重大政策制定的過程中向全民征求意見建議;醫保的全覆蓋是從全體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進行改革,真正落實了以人為本,建設和諧社會。

中印之爭:普藥原料藥出口蘊含巨大機遇

北京大學中國藥物經濟研究中心教授劉國恩則從另一個角度分析了全球金融危機可能給中國制藥產業帶來的機遇。劉國恩認為,中國是原料藥出口大國,這些原料出口后多用于加工成普藥。金融危機使發達國家對普藥的需求上升,因此相應會增加普藥原料藥的進口,對中國企業是一個機會,但印度是這個機會的強有力的競爭者。劉國恩認為我國應該在技術、管理、人才,特別是政策方面更開放一些,更大膽一些,這樣才能使這個機會變成現實。

正如中國藥學會藥物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宋瑞霖所指出,在醫改和金融危機雙重影響下,宏觀環境和政策有利于醫藥行業的發展,但如果企業不苦練內功提高自身的能力,則可能在2009年這個充滿希望的年頭里吃苦頭。

安全考量:惡性價格戰或將導致藥品安全問題

在激烈的競爭和高速發展的形勢下,藥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是一個巨大的隱憂,不光考驗監管部門,而且對行業的健康發展也是一種考驗。

面對著國家發改委24次降價和藥品招標采購,一些惡性競爭的行為很難杜絕,藥品的安全性令人擔憂。比如0.85元一瓶的大輸液,僅一個瓶子和一個符合要求的丁基膠塞這兩項的成本就應該在1塊錢左右。王波擔憂地表示,面對這種大輸液比礦泉水價格還低的現象,要保證大輸液的產業安全就很難做到。

站在藥品安全性角度,王波預測2009年將是考驗中國政府對藥品監管的一個年度,也是考驗企業生存的年度。王波分析認為CPI、PPI加上金融危機對于醫藥行業的影響實際是巨大的,很多原輔料、制造成本、研發成本在剛性增長,同時企業又遇到了招投標的問題,國家的24次降價,以及未來國家基本藥物政策執行以后可能有更加嚴格的藥品價格管制等問題。王波說:“這就形成了一個"剪刀差",如果這個巨大的"剪刀差"下有1/3或者1/2的企業處于生存危機的時候,很擔心這個行業或將出現藥品質量安全問題。”

中藥的安全性問題近來也備受關注。浙江康恩貝集團董事長胡季強認為,中藥的安全性問題其實由多種因素引發,最大的問題是中藥的臨床使用。傳統中藥應按照中醫藥理論辨證施治,但目前在臨床使用中大多并不能辨證施治。第二是藥材的質量參差不齊,非常令人擔心。第三是中藥標準問題。很多中藥質量標準沒有成份檢測,或者只有定性檢測,沒有定量檢測;有的即便有定量檢測,所確定的指標也不一定代表是有效成分還是有害成分。

胡季強建議,增加中藥生產全行業、全過程的管理,應對中藥飲片、中藥提取物也完全按照藥品GMP進行規范管理。并建議對中藥提取物實行準入制度,實行國家標準管理,發放批準文號,這樣通過整個生產過程的監管才能保證產品質量。

劉國恩則認為沒有科學評估可能是中醫藥發展最大的問題。沒有科學的評估,中醫藥走出國門缺乏科學基礎,在國內要得到西醫藥界的承認也缺乏科學基礎,定價時也缺乏依據,決定是否納入藥物目錄也缺乏依據。劉國恩建議中醫中藥除在研發、生產、管理和臨床使用方面提高標準和質量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進行科學評估。

政策制定:不能唯“價格論”而應唯“質量論”

國家藥物政策對行業未來的發展有極其深遠的影響。桑國衛介紹說,“健康中國2020戰略規劃研究”中專門設立了國家藥物政策領域的研究課題,課題通過研究,明確提出國家藥物政策的框架與原則,包含了基本藥物制度,鼓勵藥物創新,完善藥品定價,促進合理用藥,保證藥品安全,促進產業發展等一系列與行業發展緊密相關的內容。

對于國家重大新藥創制專項,桑國衛介紹說其包括的范圍很大,不僅僅指創新藥物的研究開發,還包括藥品大品種技術改造、創新藥物研究技術平臺建設、企業新藥孵化基地建設和新藥研發關鍵技術研究,目的是提高中國制藥業的核心競爭力,通過國家重大新藥創制專項,要把大品種做大,開發出新的重磅炸彈藥物,提高研究單位和工業企業的能力,還要提高人才隊伍建設。

宋瑞霖認為,中國與發達國家的不同在于中國必須要研討13億人在吃藥背后所引發的政策環境問題,所以除了要研究基本藥物政策,還要研究相關政策,比如新藥創制政策、醫藥產業政策,特別是醫藥產業政策。一般來講產業政策都是代表一個福祉政策,但是如果沒有明晰的產業政策,藥物政策很難實施,這是一個整體的框架。

劉國恩認為基本藥物應該具有兩性:目前要有普及性,未來要可持續發展,這兩點必須是任何一個國家藥物政策的兩大支柱。過去比較忽略第二點,以為一個國家的基本藥物制度就是這個國家的國家藥物指南,劉國恩認為這是非常狹隘的、錯誤的觀點。

在制定國家藥物政策時,重視藥物安全性導向被多位專家所呼吁。于明德認為中國現在一個重要的國情就是不缺藥,應該更多地關注藥品的安全問題,希望在制訂國家藥物政策的時候多考慮安全因素。王波呼吁在國家公布基本藥物目錄以后首先關注藥品標準是不是需要提高,要打擊造假參假售假;要打擊惡性投標,將來在招投標的時候不能唯“價格論”而應唯“質量論”。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6-25T15:07:20
2018-06-25T14:52:55
2018-06-25T13:40:50
重庆时时彩1万本金稳赚 新疆25选7什么时候开奖时间 北京小赛车 河北快3推荐号今天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钱 亚洲老妇女 宁夏11选5派彩走势图 股票涨跌的计算方式 浙江6+192 黄色片影视 浙江11选5技巧任3 明日五粮液股票行情 天天爱海南麻将官方安装 有一个抽搐的很厉害的av 四川快乐12推荐 极速11选5平台-升级版下载 股票融资配资杠杆是一回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