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賄賂占藥價近一半
2018-06-24T13:47:40

醫生收受商業賄賂將被以受賄罪定罪。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頒布了《關于辦理商業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下稱《意見》),《意見》中明確規定:醫療機構中的醫務人員,利用開處方的職務便利,以各種名義非法收受藥品、醫療器械、醫用衛生材料等醫藥產品銷售方財物,為醫藥產品銷售方謀取利益,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的規定,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定罪處罰。

一位醫藥經濟領域專業人士表示:“‘兩高’的《意見》對醫藥領域的意義太重大了。對整個醫藥行業、特別是醫生的不良行為將會有很大的抑制作用。”他告訴記者,《意見》如果得到有效執行,將能夠抑制藥價虛高。

價格組成剖析

藥品價格虛高是新醫改所要解決的關鍵問題。衛生部統計資料顯示,2007年全國醫院住院病人人均住院費用4874.8元;門診病人人均醫療費128.7元。盡管藥費在其中的比例較之前有所下降,但住院病人總支出中,藥費比例仍占42.3%,門診病人藥費比例則高達50.8%。

藥價過高的原因眾說紛紜:藥品生產企業、醫藥流通企業、醫療機構三方彼此指責,均認為其它環節造成了高藥價。國家主管部門則既試圖控制藥企生產成本,又想要壓縮流通環節,另一方面又考慮取消醫院的順加作價。

詳細分解藥品零售價格的組成部分,或許可以從中找到藥價虛高的端倪。

某知名藥企負責湖南、湖北市場銷售的小周(化名)告訴記者,其所銷售的注射用頭孢曲松鈉(1g)出廠價為1.60元,但醫院零售價為10元。小周說:“我們生了病到醫院去打針,用自己企業的產品要花10元,自己都覺得哭笑不得。”

這并不是個案,以同規格的注射用頭孢曲松鈉為例,各地的供應價格顯示哈藥集團、海南海靈、江西匯仁等制藥企業提供的出廠價均為1.60元左右。但在各地的最高限價中,廣東規定為8.8元、上海規定為8.4元左右。溢價均在4倍以上。

小周告訴記者,一般藥品零售價高于出廠價200%是很正常的,高出5—10倍也不在少數。關于這其中的巨大價差,小周表示:“廠家只負責往外賣,流通企業利潤率很有限。為什么到終端藥價會提高這么多?幾乎沒人能說清楚。”

據了解,藥品銷售鏈條主要涉及四個環節,藥品生產企業、藥企的醫藥代表或其選擇代理商(代理商可能分為多個層級)、醫藥流通企業和醫療機構。上述人士告訴記者:“2002年—2006年,全國醫藥流通企業的利潤率均在0.7%左右,流通企業都不賺錢,流通環節造就高藥價的說法顯然不成立。而藥品流通中,必要的儲運成本給藥價帶來的加成一般在5%-10%左右,也不至于使零售價翻倍上升。”

他舉例說,北京的醫院用藥一般通過北京醫藥控股有限公司這一流通環節。出廠價1.60元的藥到北京醫藥控股的手中,可能已經是10元。流通企業再附加5%左右的價值,到醫院時價格可能已變成10.50元,但流通企業是無法跟蹤到1.60元是怎么變成10元的。

代理商的層層加價是藥價過高的原因之一。北京某醫藥銷售公司銷售經理告訴記者,1.60元的注射用頭孢曲松鈉經過幾層代理,或許有一定的加價,但不會到10元那么多。

而不正當的商業賄賂可能是高溢價的主要原因。據上述專業人士分析,藥企的醫藥代表及代理商為使藥品能夠進入醫院銷售,都可能提供回扣。他一針見血地指出:“有些藥品給醫生的回扣達到40%-50%,這是藥價虛高的主要環節。”

曾有媒體揭露,藥品回扣還有“明扣”和“暗扣”之分,明扣指直接給醫院的回扣,一般是購買價的5%-20%;暗扣指給醫院有關人員回扣,一般是購買價的30%-40%。醫院在購買價的基礎上順加價15%再賣給患者,藥價自然已經上了天。

改變以藥養醫的局面

醫療機構對于藥價虛高的曖昧態度或許說明了問題所在。記者聯系多家醫院的高層,他們均表示醫院按照國家規定的價格售藥,高藥價的板子不該打在醫院上。

而現任衛生部黨組書記高強早在2005年時就指出:“藥價盡管漲了幾十倍,但肯定沒有超過國家的最高限價,也就是說,再貴也是合法的!這說明藥價不合理首先是因為政府定價太高。”

政府定價不是憑空制定的,也是以市場價格為基礎。在全國各省市已普遍推廣藥品招標采購的局面下,最終的招標價也普遍遠高于出廠價。

前述專業人士認為:“招標價格已經把商業賄賂的部分加在里面了。招標中高價品種一般賣得比較好,低價藥品即使能夠中標,基本上也是賣不動的,因為這些低價品種已經沒有給醫生回扣的空間了。”

招標價中存在“潛規則”,使招標流于形式。去年國家推行的18種基本藥物定點生產、統一配送之所以沒有推廣開,很大部分因素也在于此。低價藥品走向患者顯然缺乏“動力”。

新醫改方案中雖提出“探索有效方式逐步改革以藥補醫機制”,但并未給出明確的實現路徑。業內學者多指出,只有實現醫藥分家才能徹底改變以藥養醫的局面。

某知名醫院院長向記者表示:“醫藥分家可能帶來的結果是醫生和藥店的勾結。目前醫院對藥品使用是有統計的,如果一個時期內某種藥品使用量過大,醫院也會調查原因。但如果醫藥分家,醫院會更加無法控制違規用藥的情況。”

他同時表示:醫院還承擔著一個重要的職責,即用藥安全的監測和上報。藥品只能由醫院管理,否則會出現更大的社會問題。事實上,國內近期的多例藥品不良反應事件均由醫院發現并及時上報,才使所涉藥品得以及時控制。

然而醫藥商業賄賂廣泛存在也是不爭的事實。此次兩高頒布的《意見》或許能在保持現行體制的前提下盡可能地壓縮藥價中的水分。業內人士表示,醫院是否意識到該法律的重大意義、法律的執行力等問題將是未來關注的重點。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6-24T12:06:45
重庆时时彩1万本金稳赚 三人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武汉沐足按摩飞机网 网球比分直播 国王vs魔术 尤洛卡股票 雷霆 vs 独行侠 竞彩篮球大小分 东京热1200部合集 下载 理财靠谱的 老鹰vs步行者预测老鹰 胜平负 长峰河南1007长峰河南 足彩比分直播500万完场 球探比分网007电脑板 十一选五山东开奖结 日本AV嘿咻